To the Island


島へ, 2019

Art Game




靈感嚟自一首武滿徹嘅樂曲《島へ》,講述一個旅客尋找一個旅伴同一個小島嘅故事。雖然佢從來冇見過呢個旅伴同小島,亦可能永遠都揾唔到,但佢照抱住半信半疑嘅心、窮一生之力去追尋佢地。

《島へ》之所以叫Art Game,係因為佢同傳統Game-game唔同。玩家除咗可以行嚟行去就冇咩可以做,冇明確目標,冇高潮迭起,嚴格嚟講冇乜「玩」嘅成份,成個體驗只係純粹嘅探索同尋找,就好似首歌入面果個旅客咁漫無目的地揾。遊戲入面有好多玻璃球,有啲裝住我同前度嘅回憶:一啲已經扭曲咗嘅回憶。越靠近玻璃球時,回憶就會浮現得越清晣;但如果靠得太近,玻璃球就會飄走,永遠冇辦法觸碰到、觀察到佢地最清晣嘅面貌。而有啲玻璃球係空心嘅,冇放任何回憶,或者個回憶已經被遺忘咗、早已唔存在。紅色嘅玻璃球比較特別,入面裝住嘅係我最後同佢交往嘅回憶,一觸碰到佢遊戲就會結束,之後所有玻璃球會慢慢飄走,個島亦會慢慢消失於海平線上。你只可以眼白白睇住面前嘅景象靜靜流逝,冇嘢可以做到。

我覺得將愛情同遊戲放埋一齊會有趣,因為兩者有好多重疊嘅模糊位。對待愛情就好似玩遊戲咁:有時要好認真,有時唔可以太認真、只需要好好享受;有時有輸贏,有時分唔清邊個贏邊個輸、或者根本冇贏輸;有時要信守啲規則、有時耐咗就會揾到盲點、打破佢地。我地如何對待遊戲同愛情?遊戲世界又如何反映真實世界?我地可以操控到啲乜?過去咗嘅又可以點再掌握?



//[forMac] [forPC]
Mark